糖果碰碰乐如果拿高分
新聞中心
綠色金融試驗區:改什么?試什么?

綠色金融是實現綠色發展的重要推動力量。近日舉行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在浙江、江西、廣東、貴州、新疆5省(區)選擇部分地方,建設各有側重、各具特色的綠色金融改革創新試驗區。

  由于我國幅員遼闊,不同地區在資源稟賦、發展階段、產業結構等方面存在較大差異,綠色金融的發展方向及其發生作用的方式也應因地制宜

  綠色金融試驗區的建設,需要針對各地綠色發展的特色,因地制宜采取創新辦法,才能對改善生態環境、資源節約高效利用以及生態文明建設產生更加積極的促進作用。

  五省區創新試驗各有側重

  新疆綠色發展重點是推進國家大型風電和光伏發電基地建設;浙江試點地區面臨的任務是傳統產業轉型升級,推動綠色制造;廣東的綠色發展則突出戰略性主導產業

  在5個省(區)中,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位于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核心區,具有獨特的農業、自然資源和清潔能源資源,在能源相關高端制造業上有比較優勢。在綠色發展方面,重點是推進國家大型風電和光伏發電基地建設,建設“疆電外送”“西電東送”通道等。

  針對這些特點,在試驗區的建設中,新疆側重于探索綠色金融支持現代農業、清潔能源資源,以及跟風電、光電相關的高端制造業等方面的比較優勢產業,以點帶面地推動綠色發展,并發揮好建設綠色絲綢之路的示范和向外輻射作用。

  由于特殊的區位優勢,新疆處在一個依托“一帶一路”建設、加快向西開放的重要戰略機遇期。業內專家認為,建設綠色絲綢之路過程中,可以借鑒國內已有的經驗。

  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認為,在綠色基礎設施建設和公共服務領域,通過PPP和綠色發展基金等模式推動政府與社會資本的合作共贏,已經形成了較為完善的模式與機制,獲得了顯著的成效。這對于“一帶一路”建議中的綠色基礎設施投資將能提供重要借鑒。

  “建設綠色絲綢之路的過程中,要注重綠色金融標準的建立和輸出。”魯政委認為,目前我國綠色金融市場的標準體系尚未形成。以綠色“一帶一路”建設為契機, 結合國內綠色金融市場實踐經驗與國際投資的實際需求,加快我國綠色金融相關標準體系、管理機制的建立和完善,并通過政策溝通、制度對接的各種渠道,實現相 關標準和發展經驗的輸出,能夠對我國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綠色和可持續發展產生共同的促進作用。

  浙江省選擇的試點地區是湖州市和衢州市,這兩個城市綠色發展面臨的任務是傳統產業轉型升級,整治高耗能高污染行業,推動綠色制造,實現城市整體綠色發展。 在綠色金融方面,湖州市是全國5個已經編制了自然資源資產負債表的試點地區之一,衢州市則已在綠色信貸、綠色債券、綠色產業基金等方面開展了先行先試。

  廣東省的綠色發展突出戰略性主導產業。在試驗區的建設上,廣東省將側重發展綠色金融市場,探索排污權、水權、用能權等環境權益交易創新,并審慎穩妥推進碳 金融產品的創新,推動新能源汽車等戰略性主導產業的快速發展,建立一個綠色金融市場與經濟增長相互促進的新型發展模式。

  調動資本參與積極性針對性

  探索把評級達標的綠色信貸資產納入到貨幣政策操作合格質押品范圍;進一步完善宏觀審慎政策評估體系(MPA),探索把存款類金融機構的綠色信貸業績評價納入到MPA中

  不可否認,一些亟需金融支持的綠色能源和制造業項目回報率偏低,投資期限較長,投資風險相對更大,在試驗區的建設中,如何調動金融機構的積極性是一個重要問題。

  人民銀行副行長陳雨露認為,要想辦法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綠色金融投入的力度。對央行來講,現在除了傳統的工具之外,正在研究探索另外兩種辦法。一是要研究 探索把評級達標的綠色信貸資產納入到貨幣政策操作合格質押品范圍,這個對于銀行發綠色信貸是一個很大的激勵。二是進一步完善宏觀審慎政策評估體系 (MPA),探索把存款類金融機構的綠色信貸業績評價納入到MPA當中來,“應當說這是促進綠色信貸發展的一個重要的激勵措施,也是銀行業金融機構非常看 重的”。

  綠色信貸、綠色債券等金融產品對接的是綠色融資需求。無論是整治高耗能高污染行業,還是推動綠色制造,綠色項目融資的需求往往是分層次、多樣性的,因此,綠色金融產品的設計要有針對性,才能起到良好效果。

  陳雨露認為,對短期的綠色投資項目,應以銀行信貸為主來設計它的產品服務體系;對于需要中長期現金流又相對穩定的綠色項目,可以考慮債券市場融資;對于那 些高成長性但風險相對較高的綠色項目,就要考慮利用私募股權基金或者通過上市融資,借力資本市場、特別是股權市場來解決。

  探索建立防風險機制

  防范綠色金融風險,需要多管齊下。不僅要有健全責任追究制度及建立綠色項目投融資風險補償機制等后端風險保障措施,還要加快完善與綠色金融發展相關的金融基礎設施

  此次試驗區建設的主要任務之一,是建立綠色金融風險防范機制。

  當前綠色金融雖然已有全面提速態勢,但仍處于探索階段,為何此時就要建立機制防范風險?又該如何防范?

  近年來,綠色金融市場規模不斷擴大,市場競爭也日趨激烈,由此推動綠色金融體制機制建設逐步進入深水區。魯政委認為,與此同時,經濟的“L”形走勢導致政 府公共財力有限;去杠桿的深入進一步收縮了政府的融資渠道。在這樣的背景下,進一步通過大幅補貼來扶持綠色金融市場的空間已不大。

  隨著綠色產業相關的直接補貼逐步退出,產業發展分化,市場結構性風險逐步顯現。近期出現的電動車“騙補”、棄風棄光以及儲能等新興產業出現結構性過剩等現象,都表明綠色金融市場風險有所積累。

  魯政委分析,這不僅對企業和產業自身,更對金融機構和金融市場整體的穩健性帶來巨大的挑戰。因此,將“建立綠色金融風險防范機制”納入綠色金融改革創新的重點任務中,切中了目前綠色金融市場發展的要害,體現出國家對于綠色金融市場的前瞻性把握。

  防范綠色金融風險,需要多管齊下。不僅要有健全責任追究制度及建立綠色項目投融資風險補償機制等后端風險保障措施,還要加快完善與綠色金融發展相關的金融基礎設施。

  陳雨露表示,基礎設施建設重點,要統一綠色項目的界定標準,包括什么樣的項目才算是綠色項目,什么樣的債券才符合綠色債券的界定標準。要持續提升透明度, 解決目前綠色金融市場投融資中普遍存在的信息不對稱問題。要強化環境信息披露要求,建立公共環境數據平臺,要完善綠色金融產品的標準,完善綠色評級和認 證,要建立環境壓力測試體系等,來有效制約可能帶來和加劇污染的投資。

  魯政委也認為,環境信息披露與綠色信用體系的建設,對于調動金融機構參與監管和加強風險管理、強化政府與金融機構的合作,都能夠起到積極的推動作用,有助于保障綠色金融市場整體平穩、有序發展。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彭小姐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趙先生
 
 
 
 
糖果碰碰乐如果拿高分